浏览字体:
[南方日报] 科研人头费比例提至30%
广东勇于打破制度陈规,加大对创新的支持力度
来源: 南方日报    发布日期: 2011-06-04
 
 

 

    高交会低成本健康专区的观众互动。

 

    广东科研创新在行动●机制创新

    政府高标准地引来科研创新的“金凤凰”,并为之投下巨额的资助。那么,这些外来的“金凤凰”是否能筑好巢,并且开始“下金蛋”“孵雏凤”?

    记者在广州、深圳、东莞对这些团队进行调查时发现,一方面,他们各显神通找到了合适的人才运作机制;另一方面,我省也在不断创新支持机制,为他们打造出适宜的生态环境。特别是汪洋、黄华华等省领导亲自调研,作出两项在全国独一无二的科研经费自主使用权规定,给团队更多的信任、更大的支持和灵活度。

    人才机制

    1

    民企老板投巨资不问何时有收获

    新药研发周期长,投资高昂,而成功却无法保证。它被视为跨国巨头的“富人游戏”,中国制药业迟迟无法实现突破。但现在,这一历史有望被我省一家民营制药企业改写。

    不久前,东阳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通过了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认证,同时拿到原料药和制剂认证。这在全中国仅有3家。

    该公司研究院今年的研发经费预算达到惊人的4.8亿元。仅1200多人研发技术人员的工资这一项每年就需1.2亿元。该院包含了习宁博士和邓炳初博士领导的两个创新药物科研团队(主攻治疗糖尿病和抗肿瘤,以及抗乙肝病毒的新药),先后成功列入我省的引进团队名单。这种势头令人震惊和羡慕。

    支撑这一切的是“东阳光”董事长张中能。从铝合金制造业起家致富,他如今转行高科技。尽管每年砸入数亿元搞研发,但老板颇有“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姿态。习宁博士说,广东民企的魄力很大,而且实干,给来自德国、印度和美国的专家们留下很深的印象。研究院位于东莞长安镇上沙村,而研究的却是国际前沿的新药开发。他曾提议,最好购买一个最先进的数据库。没想到,这个要花费800万元的建议,竟然不用层层打报告,很快就落实了。这个连国内许多名校都没有的数据库,使科学家们在小村里就能追逐世界科技新潮。

    民企老板加入高科技创新行业,还带来了分配制度的创新。“东阳光”让领军科学家们参与业绩分成。一旦新药研发成功,这些科学家们将可能获得上亿元的激励,这是实行年薪制的美国大公司所没有的优势,也使得科学家们更加有干劲。

    据说,“东阳光”研究院每晚都灯火通明,科研人员夜以继日地工作。

    人才机制

    2

    公共研究平台更有公益性

    “我们建立的是公共科研平台,转化成果才能使千百家草根企业升级。”香港科技大学自动化技术中心主任、2011年世界机器人与自动化大会总主席李泽湘教授认定的是另一种运作机制。他所带领的运动控制与先进装备技术研究团队,进驻东莞华中科技大学制造工程研究院。

    李泽湘考察过台湾的台中装备产业园区,发现那里的企业主要由三家研究院提供技术支撑。他觉得,珠三角有许多民企处在转型升级的路口,也需要这样的公共科研服务平台。该团队研发的运动控制技术可在自动化装备中广泛应用,包括用于焊接以及喷涂的工业机器人。

    记者到访时,他匆匆忙忙地要外出。他说,要与广东工业大学签订合作协议,为该校培训工程技术人才,以便深入企业推广技术成果。该团队之前先后为700多家企业提供了技术转化和咨询服务,还孵化了三家高科技公司。

    配套机制

    1

    打破国内科研经费陈规

    为引进这两批创新团队,广东拔出近9亿元的经费。这笔巨款,可以算是国内各省市中对创新人才最有力度的支持。但最初的运作中,却出现令人费解的困难:花钱竟然这么难?

    人头费比例低不利人才引进

    多个团队的科学家反映,在现行国家及地方科研经费管理中,一般规定人力资源成本开支(俗称“人头费”)一般不超过5%,最多不超过15%。这笔钱只能用来支付临时工劳务费,正式科研人员不能领取“人头费”。

    中山大学计算科学团队带头人许跃生教授就为此苦恼。随着实验室规模的扩大,他迫切希望招收一些博士和博士后。在欧美大学里,年富力强的科研人员是科研的主力军。但经费所限,他不敢大干。他介绍说,美国在他这个专业的科研经费,一般将70%-80%用在人力成本上。比如教授拿9个月工资,另外3个月则可以从科研基金支取。

    从事纳米研究的蒋庆教授也指出,工科的人才竞争不仅在大学内部,还要与企业竞争。而大学在报酬方面缺乏竞争力。他说:“国外的政府科研项目就怕不用在人头上,认为买设备是学校的事情。”

    另外,按照中国的运作规律,科研经费都要分几年分批拔付。而这些人才引进后,要尽快地建立实验室,购置设备等。许跃生笑着说,按照那样来拔款,我们买设备只能半台半台地买。这种拔款方式大概是防止乱花钱。其实,国外的科学家都把政府的科研经费当作高压线,绝不敢乱动,否则是要坐牢的。

    半个月突破一项限制

    科研经费的问题,成为科学家关注的焦点。那么,已经在引进团队的组织形式上在全国先走一步的广东,能否在科技经费的运作上,再作创新的探索?

    2010年6、7月份,省委书记汪洋等6位省委领导,分头带队调研第一批创新团队,了解其实际困难。他们倾听了科学家们的心声,也理解其期望加快创新事业步伐的心情,作出两项重大决策。

    短短半个月,一纸《广东省引进创新科研团队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补充通知出台,在全国率先突破了两项关于科研经费使用上的限制。一是专项资金由原来的分期逐年拨付,调整为一次性全额拨付,为刚刚起步的科研团队备足粮草。

    二是大大提高了可用于“人头费”的比例。通知明确,人力资源成本费的支出比例最高可占资金总额的30%,团队带头人还可以自由支配2%。这与国家科研经费的类似规定相比,相关比例提高了一倍多。

    这一新政策,得到了科学家普遍的赞同,认为这体现了广东省领导对科学家的重视和信任,有利于团队及带头人实施奖励激励措施。李泽湘教授说:“这个调整太及时了。广东对科技创新这样的支持,以及敢于探索的勇气是难得的。”

    配套机制

    2

    改进科研设备引进程序

    在建设实验室的过程中,从国外回来的科学家们,还遇到一个备受困扰的问题,即有些办事程序复杂而缓慢,造成设备引进周期过长。

    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能源与环境材料研发团队的一位管理人员说,由于有关规定要求科研设备必须通过政府采购,由3家供应商竞标,再加上这期间要经过多个政府部门的审批,整个周期长达一两年之久。甚至有的特殊科研设备仅一家企业生产,也要走这个程序。

    这方面的问题也渐渐得到改善。就在我们采访的前一周,光启团队在深圳市领导的支持下,拿到了自行采购的权限。这对于这个每星期要申报25项专利的研究院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另外,美国对于创新企业,有种子基金、风险投资及私募股权基金等一整套金融体系,来支持着不同阶段的科技创新行为。而中国由于促进科技创新的金融体系不健全,也令一些团队在产业化过程中遇到融资困难。幸运的是,广东省及地方政府的投入起到了“种子资金”的作用,成为团队创新项目的引擎;同时,这也对企业和金融业起到带动作用。如光启团队就得到了3000万元的风险投资。

    南方日报记者 林亚茗 张胜波 通讯员 粤科宣 摄影 丁宁宁

 
 
【关闭】